当前位置:西雅图网生活她才对我说哥你轻一点我还是第1次呢 女同事出差
她才对我说哥你轻一点我还是第1次呢 女同事出差
2023-01-22

这周单位因为有公事组织出差,与我一起出差的是单位上的一个大学生女同事。一路坐车过了许久,顺利到了这个城市,下午晃了半天,在下榻的旅馆安顿下来,由于只有我们两个人,我不得不一个人踢两个人的行李,没办法,男的就是得多照顾一下女孩子。晚上十点多,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。我行走江湖多年,心知这时候电话铃响一般意味有人招揽业务,其实我心里还蛮期待的,也不知道有没有漂亮的小姑娘。

女同事出差

谁知这电话铃居然就不停了,我没好气的拿起话筒大吼一声“干嘛?”

没想到听筒里传过来阿茵弱弱的声音,“大哥,是我。我睡不着,到处都是黑黑的,我害怕,我想来你的房间聊会天好不好。”

我略作思索,女孩子初到一个地方,环境陌生,心里害怕也是可以理解的,慨然而生英雄救美之心,一口应允。于是我打开顶灯,半掩房门,静候。片刻,阿茵蹑手蹑足悄悄走进我的房间。明亮的灯光下,阿茵披散的长发下是一张不施粉黛的素颜,睡衣下面是修长白皙的双腿,我有点尴尬,跳起身关掉灯。她没有看我,也没有说一句话,迅速躺到另一张床上,拉开被子从头到足盖得严严实实。

沉默片刻,还是我打破了这难堪的静谧,我们海阔天空的神聊了一大圈,气氛刚有些缓和,却没话说了。

阿茵突然出声了,“喂,我睡不着,我们来玩对扣吧(一种扑克游戏),谁输了,谁就打自己的嘴巴。”我立刻响应。打开所有的灯,房间里亮如白昼,俩人爬起来披着被子,对坐在床上,开始战斗。

这阿茵竟然是玩牌高手,也有可能是我精神不够集中,每次都是她获胜。因为老是输,也因为老是打自己的嘴巴,或者还有啥不明的原因,总之,我的脸上热腾腾火辣。

兴头很足,深夜一点了,我俩都没睡意。阿茵又出字谜让我猜,她说:“猜俩个字,道士腰上俩只眼,和尚足下一根巾,请问那俩字?10分钟,猜不出来,一个字给我100元,不许反悔!”猜谜语,哈哈,一向是我的强项。

我略一思索已经知道是哪俩个字了,不过,还是紧皱双眉,做出打死也猜不出的样子,答应明早给她200元。阿茵高兴得在床上又蹦又跳,这旅店里的席梦思年代久远,哪里经得阿茵这般折腾,只见她一不小心从床上翻将下来,亏得我眼明手快,半空里一把抱住了阿茵失去平衡的身体。

女同事出差

这个冲力巨大,我和阿茵一起滚在床上。我们都有些不知所措,我轻轻放开阿茵那柔若无骨的身子,说了一声,对不起,她却红着脸说没关系,其实我挺喜欢这样的感觉。我的脑子一下子热血上涌,乖乖,这不是要我的命吗?我控制不住自己了,把她的衣服扣子解开,露出了两只白花花的球体,我忍不住对着那颗小葡萄吸了上去,她身体剧烈的颤抖着,却没有挣脱。直到我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刻,感觉到一样东西挡住了我前进的道路,她才对我说哥你轻一点,我还是第1次呢,我也怕痛的。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